福彩爱心献功臣——15岁偷偷参军 甘当革命“一块砖”

当前位置:首页>市地之窗>淄博>淄博彩闻 2019-11-07 15:00:00 来源: 作者: 淄博福彩

 

“革命战士是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搬。”现年91岁的老兵张有贵,就是革命队伍里的“一块砖”。他曾眼见敌人对村民施暴,残忍程度至今不愿提起;他曾被日本人用带钩的木棍殴打,身上残留的伤疤依旧清晰可见……走上革命这条路,是张有贵那时最强烈的意愿和正确的选择。

 

山沟里秘密开会  瞒着家人去参军

15岁时瞒着家人参军,一度杳无音信,家人都以为他牺牲在战场上了。这段经历,张有贵说得云淡风轻。

“小时候没啥职业,就是跟着大人干些零活,帮衬家里。”张有贵是博山本地人,旧时候家里穷,为了挣钱吃饭,小小年纪就要出去讨生计。“我会做点小买卖,能挣一个子儿是一个,坐火车去过潍县,就是现在的潍坊,路上碰见日本鬼子经常被打。”张有贵说,日本人用的是带着钩子的木棍,打不死人,但挨了打后身上都是血窟窿,疼得难受。他曾受过的欺凌,许多同村村民都遭受过,这也成了张有贵最痛恨日本侵略者的原因。

19447月的一天,刚刚入夜。村里河边的一处山坳坳开了一场秘密会议,张有贵被叫去开会了。“那个队长跟我很熟,问我说‘兄弟,去当八路打日本鬼子不?’”听了这话,张有贵没半点犹豫,当即应了声。“很多同志都想去,那时不去啥时候去啊。开了会得下决定,我等信儿的时候也没跟家里人说,后头定下来我跟着队伍就走了。”那是张有贵踏上革命道路的开始,年仅15岁的他从山头镇参军入伍到博山工人支队,后变更为铁路大队,1946年改为鲁中军区26军八纵队六团。

别看参军之前什么都不懂,当了兵受了教育,又怀着一腔热血,张有贵这块“砖”算是搬对了地方。在部队期间,张有贵参加过莱芜战役、孟良崮战役、鲁西南战役、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上海战役,南下时参加金门岛战役和海防战役等大小战役96次,多次负伤,荣立过两次三等功。

 

有伤兵时是卫生员 无伤兵时扛枪上前线

进入部队后,张有贵当过卫生员,他的位置并不在后方,而是在一营一连的连部。“有伤兵的时候是卫生员,得给战士治伤,没伤兵的时候得跟着连队冲上前线,扛枪上阵跟一般战士一样。”在张有贵的记忆里,枪林弹雨中全是战友们英勇杀敌、不畏牺牲的身影,最怕的是有战友被抬回来,那几乎都是意识不清的重伤员,因为受轻伤的战士往往简单包扎完就回前线继续战斗了。

采访中记者发现,张有贵的右耳几乎失聪。“我在孟良崮战役中受了伤,正打着的时候,不知道敌人的炮弹从哪儿飞来,就落在离我五六米远的地方,炸弹威力巨大,爆炸声震得耳朵当时就听不到声音了。”这场战役中,张有贵受伤严重,双腿多处被炸弹碎片擦伤。但让他终生难忘的画面却还停留在营部教导员被炸弹击中后的一幕,“爆炸之后,边上石头红了,根本找不到教导员……”

 

张有贵讲述着那些尘封已久的故事,说起一枚渡江战役纪念章的丢失,那是他多年来的遗憾。“我们部队驻扎在南京,那是大雪过后的一天,都在雪地里跑步,这枚纪念章就丢失了。”张有贵曾跑回雪地里拼命地找,但最终也没能找到。“我还有一枚抗美援朝的纪念章,但我部队没赶上去战场。”张有贵回忆,当时正追击敌军残余部队,快到厦门二三十公里的地方时,火车停在了路上,通知排以上党员干部开会。“我们是第一梯队,要从厦门去台湾,得知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,必须回头支援,否则美军过了鸭绿江,就对中国有威胁。但我们位置较远,为了及时赶赴战场,那时在南京驻守的第二梯队接替了我们的任务,很遗憾我没能去。”19541125日,张有贵转业回地方,尔后一直在卫生系统工作。

“参军之后断了通讯,家里人就打听不到我的消息了,直到我中途回了一次家,在那之前家里人都以为我死了。”张有贵笑得轻松。他翻着以前的物件若有所思,有纸张泛黄的入党志愿书、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政治部印制的功劳证、有“一人立功 全家光荣”的奖状、有年轻时的戎装照......那是老人的青春,是热血的见证。

责任编辑:魏瑶